平武县委宣传部 平武县文明办 主办

平武:打造农村社区 紧握幸福钥匙

    2019年,平武县高村乡民主社区人均纯收入为12234元,同比增长10%,社区经济综合实力名列全乡前列;社区合作社生态产品销售额突破300万元;社区全年接待游客近万人;社区百姓认可社区干部,干群关系融洽;社区干部成就感强,干劲足;2019年未发生一例群体性事件和上访事件,返乡创业者不断增多,社区家庭幸福指数不断提升。

 

    2016年初,省委、省政府根据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开始从各市州选择2%的村庄开展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努力将农村社区建成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文明祥和的农村居民生活共同体。

农村社区有哪些基层治理的先进理念和经验?

 

     农村社区如何助力乡村振兴?10月初,笔者走进平武县高村乡民主社区一探究竟。

 

 

                               

 

                                          高村乡民主社区一角 胡宇摄

    A 探路基层治理 村民变身社区居民

 

   在平武县的行政村目录中,有两个社区:高村乡民主社区、虎牙藏族乡上游社区。在清一色的“村”字下,两个“社区”的字眼十分醒目。

 

  10月13日,笔者走进民主社区,这里干净整洁的村道、统一白色外墙的农房、和城镇社区一样的居民健身配套设施、垃圾分类箱、民宿和景观指路牌等,让整个村庄看上去和公园、景区一样。

 

  在民主社区党支部委员会,还挂着另外两块牌子:民主社区村民委员会、民主社区村务监督委员会。党支部书记王先勇告诉笔者,民主社区是“一核三会”,还要加上充分体现民主的社区议事会。王先勇自豪地说,在基层治理上,民主社区积累了丰富的治理经验。

 

   一个市(州)只有2%的比例,为何选中民主村?高村乡党委书记王华健告诉笔者,这是因为民主村的底子厚,在村庄产业发展、产业融合、环境整治、村民人均收入、乡风文明等各项指标中,民主村都走在前列。

 

  “就拿村民人均收入这一项来说,在村改为社区的2014年,民主村的人均收入就已经突破了7000元,到今年更是突破了1万元。”王先勇告诉笔者,绵阳市早在2014年就已开始自行探索农村社区发展,大力发展休闲度假、自然科普、生态定制、观光农业,取得了显著成效。

 

    B 身旁就是保护区 民宿店里客人多

 

   民主社区旁边有一个老河沟生态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植被丰富,河流众多,还有大熊猫、金丝猴、羚牛等各种可爱的野生动物,每年吸引着大批游客。今年,绵阳市政府已将当地发展为大熊猫国家公园。社区内标有“大熊猫国家公园高村共建共管共享中心、大熊猫国家公园高村民宿景点、大熊猫国家公园高村产业基地”的指路牌随处可见,供自驾游的市民旅游选择。

在民宿“花间·染”的大厅里,民宿投资人邹莉莎告诉笔者,她一口气租了社区居民张泽明、张泽斌两兄弟的农房20年,打造了11间客房,生意火爆,“国庆期间全部客满,到现在都还有没走的客人。”为了丰富农村社区的居住体验,她还特意打造了一间染房,给客人提供染布体验服务,反馈很好。

 

  当天中午,在另一家民宿“龙盘丫·溪语”的餐厅内,20多桌全部坐满。笔者采访了解到,客人来自全国各地,以陕西、甘肃和重庆为主,最远的则来自北京。游客张诚告诉笔者,这里特别适合深度休养。“伙食也很实惠,按人头算,直到退房才结算。”张诚说。

 

                        

 

                                        高村乡民主社区一角 胡宇摄

 

    从成为社区的2014年算起,6年时间里民主社区已经先后来了十多个民宿投资人。在王先勇看来,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村庄环境好了,‘颜值’高了,自然有人来。”王先勇说,为了缓解私家车停车压力,去年平武县政府还统筹整合财政涉农资金给社区修建了一个停车场和游客接待中心,项目投资高达120万元。

 

    C 从陌生到融洽 如今已是一家人

 

    民主社区有人口282户873人,老河沟生态自然保护区有保护人员18人。从2011 年保护人员进驻,到2013 年正式驻扎,到 2016年合作步入正轨,双方关系经历了陌生——不理解不配合——尝试沟通理解——关系紧密融洽。

 

   平武县老河沟自然保护中心副主任陈祥辉告诉笔者,平武县政府2013年委托桃花源基金会成立保护中心,对保护区进行长达50年的管理保护。回忆起过往,王先勇感触颇多。“农村是有山靠山,有水吃水,村民们没事就要上山挖药、打猎,砍柴煮饭,这遭到了保护区人员的制止,双方发生过摩擦。”

 

  如何让村民们加入到保护生态的队伍中来?保护中心决定使用部分基金会资金帮助村民建沼气池,来减少对木材的使用。“不仅如此,基金会还给村民们发放农资、良种,逐渐建立起信任,并同时给村民们灌输生态保护意识。”陈祥辉说,“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就是保护区人员给村上成立的教育基金。”村里的孩子从幼儿园到上大学,保护中心都会给予一定补助,深得民心。“全村百姓眼光长远了,才有了今天优越的生态环境。”王先勇说。

 

    D 订单式生产 让村民腰包更鼓

 

  王先勇告诉笔者,生态变好的最大利好是有力帮助了全社区的定制农业发展,社区居民的核桃、花生、蔬菜和生猪,全部以订单预付订金的模式进行直供直销。

 

  13日,笔者来到社区1组邓天会的家中。邓天会告诉笔者,通过社区集体经济组织的销售渠道,她将家中的3亩稻谷以每亩1800元的价格售出,3亩地的花生以每斤13元的价格售出,两头生猪则以每斤24.8元的价格售出。

 

  价高因为优质。王先勇说,凡是以承包地入股经济组织合作社的社员,必须统一使用农资、统一品牌销售,由理事长和社员们每年根据市场变动进行订单式生产。

 

  “全部使用农家肥,针对农户面广分散的地势条件,购买方还会雇佣质量监督员对农户进行不定时随机抽查。”王先勇告诉笔者,这些年他四处寻求商机,凭借社区优质的农产品打通了多个消费群体。

 

  “绵阳一家公司的商业餐厅就使用民主社区的农产品。”王先勇说,老河沟生态保护区的18名工作人员也全部食用社区食材。“保护中心常年购买社区农产品,双方的关系十分紧密。”陈祥辉说。

 

                   

 

                                   高村乡民主社区一角 胡宇摄

    E 共同议事共商大事 成社会治理新亮点

 

    老河沟的保护离不开社区的支持,保护中心人员也参与民主社区的治理和发展,这是民主社区的社会治理新亮点。

 

  “如何发展定制农业,如何发展农旅融合,如何保护生态环境……这些议题都是社区和保护中心共同参与的。”王先勇说,社区议事会议由党支部书记负责召集,社区村民均可提出议题但必须经社区党支部审核通过。

 

  “坚持群众广泛参与。”王先勇说,社区充分尊重村民的知情权,将社区事务和相关工作以简报的形式发布,让群众共同参与社区建设。设立意见箱,让不愿直接提意见的群众可以多途径地反映问题、表达诉求,让社区更多渠道了解群众心声。

 

    同时,坚持社区工作例会制度。社区每季度会定期召开“三委一会”全体成员大会,充分调动当地群众积极性并结合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文明创建等重点工作制定了新的村规民约,围绕乡风、家风和民风建设,把爱清洁讲卫生、诚实守信、勤劳致富等内容纳入其中,确保群众对村规民约真正“易记、易懂、易行”。

 

 

责任编辑:杨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