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武县委宣传部 平武县文明办 主办

平武厄里寨白马曹盖闹新春

  祭祀棚里,平武白马厄里寨的北盖(白马藏族祭祀的祭师)塔汝正在诵经。时有锣鼓声响起,寨子里的村民们穿着白马服饰,拿着干柏树枝等,陆续来到这里。

  这是2014年2月4日,正月初五。下午5时,厄里寨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大型民俗祭祀活动“跳曹盖”。

  “跳曹盖”是白马藏族地区独有的民俗祭祀活动,已被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正月初五到初六,白马藏族乡的寨子都会举行这样的活动。每年这时,也是寨子里最热闹的时候。男女老少都会穿上白马服装,参与到活动中来,成为当地最具特色的文化符号。

  白马藏乡的神秘曹盖

  正月初五下午,记者赶到白马厄里寨时,北盖塔汝正与其他几位白马老人准备跳曹盖时的祭品与道具。

  白马跳曹盖活动从正月初五下午5时开始,但祭品的准备需要从下午2时开始。祭品制作很讲究,北盖需要提前净身、念经,之后才开始制作祭品。记者见到塔汝时,他正在家里用面捏祭品,一小块面捏成锥形,在一个刻有120个各种图案的六棱模具上印一下,放到纸板和簸箕里。其余几位老人则在制作其他道具。到下午4时40分左右,准备工作完成,塔汝带着大家前去祭祀点。

  村民们已提前搭好祭祀棚,棚子周围插满了挂着彩绸的树枝。塔汝到这里后,经过一番准备,时针指向下午5点,他坐在棚子左侧诵经,其余几位老人则分工负责,摆上祭品。

  一年一度的跳曹盖开始了。寨子里每户人家派一个代表赶到这里,送来一枝从山上采来的鲜树枝,上面挂着象征吉祥的彩绸,同时还送来一枝干柏树枝、一把香等。这些东西要在第二天由北盖送上山,祭祀山神。

  在整个过程中,塔汝需要不停念经,而头戴面具的年轻人则会根据北盖的提示分时段跳曹盖,村民们还会跳圆圆舞、猫猫舞。期间,曹盖还会走进各户,活动一直要持续到正月初六傍晚才结束。

  跳出来的欢乐喜庆

  正月初五,夜幕降临,热闹开始。

  篝火点燃,吃过晚饭的村民穿着民族服装来到祭祀点前的坝子里,围着篝火跳起圆圆舞,一直跳到正月初六零时。随后,塔汝走出棚子诵经,7个曹盖跑到坝子里随着节奏跳起来。约半小时后,村民们又开始跳圆圆舞,一边喝酒一边跳,有的人跳到凌晨4时才回家。热闹的场面,吸引了不少游客。有的游客甚至通宵不休息,为的就是要体验一把白马人的节日狂欢。

  第二天一大早,记者赶到活动现场时,塔汝带着曹盖们已经完成了早上的祭祀活动,7个曹盖分两组到每家入户,整个过程持续约几分钟。结束时,主人家会送上一件啤酒作为答谢。

  走完寨子里的人家,已近中午,曹盖回到祭祀点,村民们也相继前来。塔汝领头跳起曹盖,村民们手拉手跳起圆圆舞和猫猫舞。约半小时后,北盖带领曹盖、村民上山祭祀山神。祭祀完成,回到祭祀点,北盖继续念经,而曹盖又逐户巡游,全寨子的人跟在身后一路跳舞。主人家会准备好酒杯,给跳舞的乡亲每人敬上一杯酒。兴致来时,人们还会抬着最尊敬的人筛糠,将活动推向高潮。巡游完毕,整个“跳曹盖”活动也宣告结束。

  热闹背后的文化传承

  在当地村民眼里,跳曹盖是一次寨子里的狂欢。

  厄里寨共有70余户280余人,从初五下午5时活动正式开始,到第二天结束,家家户户都会参与进来。但记者在两天的体验中了解到,这种参与仅仅是针对活动中的热闹场面,很多年轻人并不愿意直接戴着曹盖面具去跳。

  村支书格汝说,跳曹盖很辛苦,而寨子里很多老人年事已高,很多年轻人嫌累又不愿意跳。格汝也是“白马跳曹盖”的传承人,为了让这个白马藏族地区独有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近年来,他只得发动村干部“一人落实一个年轻人”。

  白马跳曹盖每三年一轮,最热闹的是第三年,需要到白马寨的寨门口,跳的时间更长。今年是第二年,7个跳曹盖的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寨子里参与人数超过200人,这让格汝很满意。

  这个满意,还来自热闹场面的吸引力。一位姓李的小伙子从正月初五晚上开始,便和伙伴们一边跳舞一边喝酒,到第二天2时才回家,两小时后又起床赶到祭祀点。在厄里寨,像他这样的人还不少。

  对年轻人的这份热情,格汝说,一年一度的跳曹盖,延续的不仅是文化,更重要的是通过活动,开启新春的欢乐与吉祥,增进邻里间的交流,“参与,将大家的心凝聚在一起,这就是白马人新年发展的动力。”(记者 张登军 阳轩 文/图)

责任编辑:唐弋涵

推荐阅读 »